【判刑前訪問】《地厚天高》導演林子穎談梁天琦:相信有比坐監更痛苦嘅嘢

更新時間 (HKT): 2018.06.11 21:00

前言:相關新聞:【梁天琦判囚】港大宿友力撐:矢志效忠群體不怕犧牲

「前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發生騷亂,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月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,另他承認一項襲警罪;第三被告盧建民亦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。另被告黃家駒在早前承認一項暴動罪,高院法官今早判刑,指不接受政治訴求為求情理由,亦不容許訴諸暴力,判梁天琦入獄6年、盧建民判囚7年、黃家駒判囚3年半。」

1966年因天星小輪加價而引發的九龍騷亂,一名示威者死亡,26人受傷。示威者盧騏被控煽動暴動及煽動破壞公安兩罪,前者罪脫,後者罪成判,守行為3年;至於一直留守天星碼頭、沒有走入示威人群的蘇守忠,最後警方只能控告他「阻街」,判簽保200元,守行為兩年。蘇被稱為香港社運先驅。

相關新聞:【梁天琦判囚】港大宿友力撐:矢志效忠群體不怕犧牲

********

「以往好多時有啲人將我塑造到成個聖人咁,但我唔係吖嘛!我都係一個凡人咋嘛!
「最大嘅恐懼,就係你睇住自己漸漸變成嗰啲你唾棄嘅人,而我係抗拒唔到呢種趨勢。最大嘅領悟,就係我依家唔係搞社運,依家係搞緊政治。」

——2016年,選委會要求立法會參選人需額外簽確認書(俗稱「衰仔紙」),梁天琦無奈低頭.節錄自紀錄片《地厚天高》
「佢(警方)將我一個中學同學都落埋charge,嗰個中學係我哋啲成員(編按:本民前成員李東昇被控暴動及襲警罪)。中一識到依家。見到佢……個感覺好差,好似拖埋一個好好嘅朋友落水咁。啲嘢依家好似倒帶咁。細細個已經去佢屋企打機,跟住淥麵食;以前一齊打《魔獸世界》,通宵打一個地下城,一齊組隊。依家都係一齊組隊,一齊俾人告。」

「好似幾不利,打定輸數,同埋叫黃台仰照顧我屋企人,如果佢平安無事嘅話。」

——2016年12月,梁天琦在旺角騷亂提堂後.節錄自紀錄片《地厚天高》
「呢幾個月,我喺度讀下書,同唔同嘅人傾偈,嘅同時,好多人已經受緊審,咁……亦都有唔少人審完,服緊刑。有一個係我哋嘅同學添。我做唔到乜嘢去扭轉呢個局面,咁……我唯一可以做嘅就係……」沉默良久,他才說:「令自己更加好。呢個話題,好沉重。」

——梁天琦去年於美國.節錄自紀錄片《地厚天高》

********阿伯:「(見本民前天橋擺街站,上前指罵)X噏乜嘢呀!祖國你識唔識呀!喂!(衝到鏡頭前)做咩?影咩相呀?」
梁天琦:「(與本民前眾成員即上前隔開並包圍阿伯)做咩呀?唔好郁手呀!(期間阿伯反指摘梁天琦動手)我邊有郁手呀?」
阿伯暴喝:「咁仲唔係郁我?」
梁天琦欺身上前怒斥:「咁你隊住個鏡頭做乜嘢呀?」

——紀錄片《撐傘》其中一個片段。攝於2015年7月。梁天琦保護的攝影師正是林子穎。但林子穎當時只識黃台仰,不知梁天琦。

「天琦本身港大嘅,理論上我第一次見佢,就係天橋嗰一幕,嗰陣我唔得佢,我只識黃台仰。」林子穎在訪問中說。

第一次見梁天琦感覺係點?林子穎笑:「我完全冇理佢,因為我嗰陣收到嘅指令係影黃台仰。

「剪呢條片嘅時候係2017。旺角騷亂嘅時候,啲人鬧得佢哋最勁係打記者,但唔係吖,我嗰陣時一個攝影師,俾人圍(指天橋事件),佢會出嚟解圍。我覺得好諷刺。」

這個訪問,於上月22日進行,即法庭裁定梁天琦一項暴動罪成立之後四日,受訪者不是梁天琦,而是紀錄片《地厚天高》導演林子穎。

《地厚天高》的主角,才是梁天琦。

今年1月22日,旺角騷亂案聆訊,梁天琦被控煽惑暴動、參與暴動和襲警共四罪。聆訊前一晚已被還押荔枝角收押所。梁承認襲警罪,被收押至今,日前(本月2日)還在收押所迎接第27個生日。

接受專訪時,林子穎謂,有些話想跟天琦說,但不想佔用探訪名額,於是想透過這個訪問「留言」:「我唔知道《蘋果》佢喺裡面睇唔睇到啦,我只係諗,如果《地厚天高》或者之後嘅project,有某啲成就,咁佢喺入面打開份報紙,見到我哋喺出面都努力緊,咁都好吖。

「我想佢保持一啲希望。佢可以對社會失去晒所有信心,佢可以對政治失去所有理想,但我希望佢仲相信人。我希望佢相信身邊嘅人,依然係關心佢,依然有人性單純嘅美好。」

可是原來懲教署只會平日不定期免費提供大公文匯;想睇《蘋果》,要入紙申請自己俾錢買。如有「煽動性內容」,署方亦會抽起。

今日判刑後,林子穎再接受《蘋果》訪問,她說:「唔知講乜嘢好。令人傷感。」

梁天琦暴動罪成立,刑期6年。林子穎受訪時說:「佢嘅同輩啱啱大學畢業、啱啱踏足社會,改變得最快嗰幾年。以前可能大家仲半夜可以飲酒吹水,講媾仔媾女,講買衫扮靚化妝;出番嚟,你嘅朋友可能已經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,價值觀上一定有改變,可能要供樓,可能事業已經發展得很好。

「我感覺上,監獄係一個凝結咗你青春嘅地方,當然某啲位你係成長咗嘅、有多啲人生歷練。但社會對你嘅影響,係冇。

「我哋依家廿幾歲,出番嚟應該係三十歲之後嘅事,但可能心智上、或者對社會嘅理解、對於成年人人事理解,可能仲係停留喺廿幾歲嘅時候,中間嘅落差,可能會幾痛苦。」

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與李東昇,同於旺角騷亂被控暴動罪,兩人去年9月棄保潛逃,失蹤至今。

兩人的身影,亦不時出現在《地厚天高》。林子穎說:「坐監點都唔會係好事,但相信有比坐監更痛苦嘅嘢。

「我成日諗起黃台仰同李東昇。佢哋係比較開心,同天琦唔同。天琦係比較沉思,比較鬱結;李東昇同黃台仰係比較carefree嘅0靚仔嚟嘅。

「我成日諗起佢哋,譬如黃台仰喺巴士上面講,『香港其實好靚』,咁佢呢世人應該冇得再見到呢個景色。咁佢依家點呢?過得開唔開心呢?拉勻一世嚟講,我判斷唔到,究竟返到嚟香港面對審判嘅人慘啲,定係流放嘅人慘啲。」

梁天琦明明之前已經去了美國,可是他仍返港接受聆訊。林子穎對此說:「我話梁天琦有承擔,就好似話緊其他人冇承擔,我講唔出。」

《地厚天高》裡的梁天琦,說話很慢,常常陷入沉思,不像閃光燈包圍下那種揮灑自如。林子穎在整個訪問裡,她的情緒總是那麼穩定,話速極快,像一切已了然於胸,包括成年人的遊戲規則。

「我哋一路以嚟有所追求嘅嘢,天琦或者好想做議員、可能我好想拍電影,但你有冇諗過,可能你就住一個好pure好崇高嘅理念,去做一樣偉大事,但要做九十九樣你唔願意、或者核突嘅事,先可以去達成夢想。呢個係我聽天琦參選旅程嘅感受,好打動到我。

「原來佢經歷緊嗰樣嘢,係全香港好多人都會感受到嘅。我係本土派、我係所謂嘅暴徒,其實內心掙扎嘅位,其實大家都一樣。

「你要喺成年人社會裡面有成就或者立足,你要放棄原則。」

********

梁天琦這部紀錄片,說的是梁天琦的故事,也是每一個人的故事。可是這部電影,只曾在灣仔藝術中心放映。有想像過在主流戲院上映嗎?導演林子穎笑言:「當然有幻想過。」現實呢?「洽談失敗。冇。一間都冇。」苦笑。

「但我好想係嗰種,啲人一落街就睇到,或者去旺角唱完K、食完雞煲就睇到。我拍嘅主題就係生活,你避唔到㗎,理論上套戲都應該係咁無孔不入㗎,但係冇囉。」下一步怎辦?「我會出DVD。籌備緊,人手唔夠。」採訪:何永寧
撰文:吳佩思
攝影:陳慧安

(《地厚天高》劇照)
「最大嘅恐懼,就係你睇住自己漸漸變成嗰啲你唾棄嘅人,而我係抗拒唔到呢種趨勢。最大嘅領悟,就係我依家唔係搞社運,依家係搞緊政治。」 -梁天琦。(《地厚天高》劇照)
第一次見梁天琦感覺係點?林子穎笑:「我完全冇理佢,因為我嗰陣收到嘅指令係影黃台仰。」(蘋果日報)
接受專訪時,林子穎謂,有些話想跟天琦說。(攝影:陳慧安)(蘋果日報)
但林子穎不想佔用探訪名額,於是想透過這個訪問「留言」。(蘋果日報)
「我想佢保持一啲希望。」林子穎說。(蘋果日報)
林子穎說:「坐監點都唔會係好事,但相信有比坐監更痛苦嘅嘢。」(蘋果日報)
林子穎說:「我話梁天琦有承擔,就好似話緊其他人冇承擔,我講唔出。」(蘋果日報)
有想像過在主流戲院上映嗎?林子穎:「洽談失敗。冇。一間都冇。」苦笑。(蘋果日報)
下一步怎辦?林子穎:「我會出DVD。籌備緊,人手唔夠。」